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有肉又污的小黄文 塞草莓不准掉出来

因为得奖的新闻,林牧远的采访策划也临时作了改动,Ashley生气归生气,鉴于楚默还有孕在身,她一人承担了所有更改工作——反正这种团圆的节日,除了每日在身边的女儿,也没什么特别能团聚的人。

两个小时后,林牧远的新采访策划钻进楚默的邮箱,还没来得及打开细看,Ashley的电话已经跟着打了进来。

“墨墨,稿子和内容我都改好了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,不过你去和林牧远再面对面过一下,他不像那几个,采访经验少,你要细致一点过。”

Ashley把“细致”二字说得缓慢冗长,强调地十分做作。

“放心吧,我肯定公事公办。”在聪明人手下做事,可能疲惫不堪,压力过大,但是聪明人一定攥得住你的把柄,在关键问题上撒一把糖在心坎上,让人服服帖帖,自愿献身,肝脑涂地。

Ashley送上的,可是八月十六,月圆之夜,楚默光明正大约林牧远出来谈事情的“借口”。

章居易在楚家又磨蹭了一下午,终于坐不住,回去忙工作了。

楚默洗了脸,化了淡妆,头发松松地抓了一个低马尾垂在后脖颈。她换上了一件鹅黄色的粗麻长款衬衫裙,解开两颗扣子,脖子细长软绵地立在领口,虽然脸和肚子确实长了些肉,庆幸双腿一点不显,甚至因为前三个月吐太厉害,而细了一圈。

塞草莓不准掉出来
塞草莓不准掉出来

因为前两次都被林牧远说脸圆,又嫌弃自己胖,向来对自己外型没有过多挑剔的楚默,竟然站在镜子前,左右为难起来。

好像是少了点什么?瘦小的瓜子脸已经被圆嘟嘟的肉脸覆盖了,虽说显得胶原蛋白更丰富,可始终比之前有棱有角要差些意思。楚默对着镜子,第一次用造型师的第三人眼光打量自己,看来看去,终于找到突破点:好久以前搜集过一堆粗框眼镜,楚默挑了最大的那个方形镜框,以前瘦的时候总嫌它太大,往现在的圆脸上一架,真是完美搭配。

林牧远直接约在了公司见面,和过去他的每一个小长假一样——对林牧远来说,周末可以是周末,但小长假好像永远不算放假。

楚默跟奶奶讨了一盒高档月饼,又差司机打包了“喜粤居”的各种点心,提着这大小包地踏入了熟悉的GC办公室。

九月的天,黄昏时分已经快留不住什么光线,整个楼还是暗暗的样子,只有林牧远工作台的角落,散发着熟悉的白光。

楚默左右手各挎着三五个袋子,歪歪扭扭走过去。

镜片后面的眼睛死死盯着电脑,五大块屏幕的白光齐刷刷打在林牧远的脸上,专注而冷漠。直到楚默笨重的脚步声走到很近了,他才从屏幕里抬起头来,望着满身挂着包装袋的楚默,林牧远不解地歪了歪下巴。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