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喜欢的女孩子信息不太想回 身下看湿的文字

贺景行黑眸闪过寒光,“你的意思通风报信的那个人是丁晗?”

“这只是我的猜测,我觉得丁晗或许已经恢复记忆了。”胡叔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明huángsè的信封袋递给贺景行,“这些照片是在霍宴倾婚礼那天,我安排人伪装成媒体记者盯着丁晗时拍摄的。”

贺景行一张一张过目,前面几张倒是没什么,全是很正常的场景,还有丁晗和姚慧琴在一起的照片,也都很正常,因为是他安排丁晗多接触姚慧琴。

可是慢慢的看到后面贺景行发现了不对劲,他指了指手头的一张照片,照片上丁晗的神情十分震惊,一副花容失色的模样,“她为什么这个反应?”

胡叔解释,“据盯梢的人说,当时舒心准备入场,丁晗看见舒心和舒有康在一起后就是这个反应。”

“舒心和舒有康?”

“是的。”

贺景行拧眉沉思,丁晗早就认识舒心,所以她不可能看见舒心反应这么大,那就只有舒有康,可丁晗为什么看见舒有康反应这么大?

贺景行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“你安排人调查一下真正的丁晗出国之前和舒有康是否有交集?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也查一查简汐和舒有康是否有关系?”

“好的。”

贺景行继续往后看照片,片刻后,又指着一张照片问,“他们在谈什么?”

照片上是霍宴倾和丁晗在教堂后面的人工湖见面的场景。

身下看湿的文字
身下看湿的文字

隔壁领导办公室发出喘息声

胡叔摇头,“不知道,当时那个人工湖四周没有任何人,我们的人不好靠近,只能远远的拍摄,所以听不见他们谈了什么内容。”

贺景行沉默了片刻,“让丁晗过来见我。”

“好的。”胡叔退出书房。

贺景行将霍宴倾和丁晗谈话的那张照片放在办公桌上,修长手指在上面轻轻敲打,过了一会儿,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曹越的电话。

“贺先生。”电话那端传来曹越恭敬的声音。

贺景行转动旋转椅,背对着桌面,漆黑视线看向窗外,“最近丁晗的治疗情况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,每次都按时治疗。”

“没有异常?”

那端曹越听出贺景行话里不同寻常的语气,沉默了几秒,问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没事。”贺景行一手握着手机,一手斜支着额头,云淡风轻的说:“就是觉得丁晗可能恢复记忆了。”

“啊?”那端曹越膛大眼睛,这还叫没事?

“这也只是我的猜测,你那边多留意一下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贺景行挂了电话,没多久丁晗就来了。

丁晗敲门得到允许推门进去,站在办公桌前,视线落在旋转椅上男人冷冽的背影上,“贺先生,你找我?”

贺景行转动旋转椅,面向丁晗,“给你看样东西。”说着视线指了指反扣在桌面上的那张照片,“看看。”

丁晗疑惑着往前走了两步,弯身拿起桌面上的照片,当看见照片上的画面后,瞳孔微缩,脸色有些发白。

贺景行一直盯着丁晗,没有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,“丁秘书为何这个反应?”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