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又乱又黄的文 有没有那种超污的短文

七月盛夏,周末傍晚,顾平广场人来人往,热闹喧嚣。9层高的顾平广场矗立于S市宜安区,犹如一个吸金巨人,拥抱着四面八方的顾客。

百里青林接过女店员递上的购物袋,苏可以忙着输□□密码、签字。苏可以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一脸无奈的好友,笑意洋洋地撒娇:“青林,我好久都没买衣服了,喏,这件裙子都穿3个夏天了。”百里青林上下扫视了一遍苏可以,对这丫头的挥霍无言以对。

“我饿了。”百里青林将表盘摆到苏可以眼前,时针已经过了数字7。

“啊?”苏可以很惊讶,不是才吃过吗?对于购物狂人来说,时间飞逝到失去概念。

一大群行色各异的顾客围堵在电梯前,等待着;明显人数已经超过了电梯的限载量,但没人愿意离开;这一幕大概是震撼了苏可以,她下意识高呼了一声“Mygod!”,英文发音很标准;顺利吸引了四方的注意,包括电梯前那一群,其中一个长发女子目光在苏可以身上流连了几番,似是在与自己作比较。苏可以和百里青林几乎是同时转身,决定找自动楼梯。

从第8层开始往下(顾平广场9楼是不对外开放的),不断机械式地上梯下梯,苏可以被折磨得哀怨,紧了紧满手要垂落的购物袋,暗自反省,应该留点东西下次买的,比如那双钮钉凉皮鞋,比如那个包装盒特重特精致的遮阳帽。

又乱又黄的文
有没有那种超污的短文

终于到了第二层,两条相向而行的自动楼梯在电力的驱动下默默运作,这个时间段,原本就是上行的多,下行的少。1楼与2楼的这两道楼梯更是对比显著,苏可以和百里青林这一行,梯上除了她俩就只有前面一家三口和后面一对情侣模样的大学生;后来也陆续上了人,但落了一截距离。反观上行的那一道,几乎是站满,却突然平白空出一段,紧接着,数名年青男女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立在梯上,原本就负重不堪的电梯更显得迟缓。

百里青林望着前面不断没入的梯阶,做好下梯的准备。苏可以虽然觉得手酸却依然兴致勃勃顾盼流连,不经意间瞥见某人漫不经心的眼眸,当下心头一颤。那人也愣住了,刚刚穿蓝色裙子的,那是他们的小蚂蚁!卓原回身向后看时,苏可以和百里青林已经下了楼梯,汇入人潮。无奈脚下电梯依然上行,心有余而力不足,卓原着急大喊“苏可以!”没人应。右侧的人拍拍他肩膀“原,注意安全。”卓原愕然,“可成,是小蚂蚁啊!”。苏可成面容未改。卓原以为苏可成不信,这不怪他,之前自己也认错过人,但这次,他确定,就凭那眼神,他不会再错,除非是他在做梦。卓原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疼。站在他俩后面的许诺看不下去卓原那傻样,看了看苏可成,思量了一下眼下这局面,笑着说“可以回国快半年了。”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