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金子轩不喜欢江离 女闺蜜用嘴帮我口

「你这次可出名了。」

别墅的一楼大厅,光洁的浅白大理石地板看起来颇为清爽。

电话的一头传来凉言凉语,更是刺得邵守辰背脊发冷。

「呃……真的很出名吗?」他艰难地开口问,希望对方好心一点安慰他。

「出名啊,科长每天都打电话来我这里探听你有没有联络。」江德烈不客气地「老实」回答。「你现在在哪里?怎么会搞成这样?又是被人掳走,又是被人追杀,你是今年犯了太岁,还是忘记烧香拜佛?」要不是有内线报,他还在想他把他老婆的内衣买到哪里去了。

「我……」千言万语,终究化为一缸吐不出的苦水。「总之我现在很安全,你就别操心了。」

「我不会替你操心,因为那根本是白费力气。不过科长可就快高血压爆点了。」江德烈依然带笑的声音从话筒一方缓缓传来:「听说你历经了『掳人绑票』、『暴徒胁迫』、『街头枪战』等等惊险事迹,他好辛苦才把这些新闻压下来,被局长骂得狗血淋头。他的怨恨,是你难以想象的『巨大』。」一开始连侦查科都盯着科长要人,不过现在不知为何好象平息许多。

邵守辰只觉头皮一阵发麻。「你帮我跟他解释一下,事情会变成这样,完全是不可抗因素在作祟。」他很难控制啊!

「你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向他解释?」他笑道。

金子轩不喜欢江离
金子轩不喜欢江离

「这种情况,我怎么解释……」没有一开口被炮轰而死就不错了。邵守辰自喃,而后叹口气。「你别再说风凉话了,那天要不是你没开店,或许整件事情都会不一样。」天时地利人和,若有一样稍稍变化,他大概就不会在这里讲电话。

所以嘛!他就说是「不可抗」。

「兄弟,你不要怨天尤人后就开始『牵拖』。」江德烈连忙划清界线。

「本来就是,那时我没有办法联络到救援,好不容易想到可以打电话去查号台查酒吧的电话,这样就能跟你联系上,偏偏你那天没营业,害我跟报案系统的小姐说得口干舌燥,结果还是被人拿枪在后面赶着跑。」所以他算得上是帮凶。

「喔!」江德烈感到十分抱歉。「原来事情会走到这种地步,全都是在下不才。」他夸张地加重语气。

「所以你要负责帮我带话给科长。」邵守辰抓到机会就开始强迫。「你跟他说,我已经掌握了某些线索,只要给我一个星……不,只要给我五天!五天以后,我会把这一连串事件做个结束,然后顺便送份大礼给他!」摩拳擦掌等着呢!

「你怎么听起来好象很兴奋?」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。

「有吗?」邵守辰忙放慢说话速度。「反正,最晚五天,我会回去跟他说个明白。」他要求缓刑。

「你不打算运用警方的力量?」他挑高了语调。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