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一男一女的做污污的事 李力雄的结局

野口惠子捂嘴讶异。

夏漪笑着摆摆手,说她俩只是男女朋友关系。肖景珩则站稳了自己的立场不动摇,夏漪拿他没办法,见惠子阿姨也笑,就没怎么解释,毕竟打嘴炮又不用领证。

夏漪这趟留学,住房问题是找的中介解决,中介又是她爸拖人安排的,相比起那种各种名目乱加价的,不算太坑,房源也还不错。

肖景珩听她说过,这家的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妻,男方是中学老师,看起来有点刻板严肃,好在太太温柔可亲,照顾到她是留学生,平时会送点自己做的甜点来,有点邻家阿姨的感觉。

两人手牵手在街头走了两圈,看见一个游戏厅,意外用两个硬币钓了个小娃娃上来,回来后开开心心把惠子阿姨送的和果子吃了当宵夜,也就早早入眠。

夏漪第二天有课,肖景珩在家闲着也是闲着,就陪着一同去了学校,大课同行,小课找个暖和的地侯着。一连几天,夏漪出了教室就能看见他跟只忠犬似得待在外头,时不时还被路过的妹子围观。

肖景珩不会日语,日漫都少看,词库自然只有她兴致来了教的两句和男生口耳相传的一些污言秽语。有次夏漪抱了课本出来没见着人,往旁边一寻,正瞧见他被两个可爱玲珑的樱花女生围着,因为语言不通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想来肖景珩一米八多的身高,被两个一米五几的妹子困住,再加上听着对方语速惊人,几度完全插不上话的模样,场面一度有些喜感。

李力雄的结局
一男一女的做污污的事

夏漪远远得听见好像是其中一个女生在要联系方式,也就没有上前。而那边的肖景珩见自己的女友非但无视自己求助的目光,还有种吃瓜看戏的架势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“Sorry,canyouspeakChineseorEnglish?”一口标准的英式发音把注孤生演绎得淋漓尽致,觉得不够,又补了一句,“I'mChinese,that'smygirlfriend.”

炮火转引,夏漪一滞,随即扬起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稍稍示意。

第二天肖景珩不干了,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他们之前买的情侣衣,塞到她枕头边非要她穿上。夏漪看着他不怎么大的行李箱,怀疑他蓄谋已久。

日本的大学校园跟国内没有太大的区别,但毕竟国情文化有异,即便建筑上相似,但从风景布置到学生面貌都有自己的特色。

肖景珩来的这阵子,正好赶上东京的雪景。夏漪也带着他逛了一圈,本想是领着他见识别样的风土人情,最后自己却冻得手麻脚麻,还是他给捂着将手搓暖。

“都跟你说了戴手套的。”

冻红的指尖被大手包着塞在他口袋里,夏漪从掌心到心口都有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这个寒假很短,也没什么特别的行程,大多时间窝在房间里度过。每每看着肖景珩洗浴后穿着清凉躺在被炉里的模样,夏漪颇有种金屋藏娇的快感。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