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口述地铁上进了我 嗯啊嗯嗯用力

第二天,她感到头很重,勉强站了起来,但她的头疼得很厉害,她打电话到办公室请了病假。以为只是普通感冒,休息几天也可以,谁想这种状态持续几天。她没有亲戚朋友。

天忽然乱了脚,失去了方寸。饥饿袭来,清晰而尖锐。她拼命地在冰箱里寻找吃的东西。每次案前,每个抽屉里都放着楚飞准备的丰盛食物,他总是在工作时或她饿的时候煮出很多菜,每道菜都让她滴落。但现在冰箱是空的,她使劲地吞咽,直到她的唾液干了,疼痛变得麻木,她又睡着了。

所以她睡啊,醒啊,醒啊,睡啊,完全忘记了时间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动了动嘴,却找不到声音。现在她就像一条死鱼。也许她快要死了。

当她再次醒来,隐隐约约看到面前有一张笑脸,那张笑脸渐渐清晰,原来是楚飞。令她吃惊的是,她问他为什么来这里。楚飞笑着看着她说:“叫我的时候,马上来。”她只模糊地记得她不小心拨了一个手机号码。想起自己的过去,面对一些不知不觉的失落。

9月,在楚飞的照顾下,雪莉的身体很快恢复了。在中秋节那天,楚飞说他想送她一份礼物。楚飞拿出一小盒金丝绒。打开后,里面是一枚戒指,薄薄的银戒指,中间镶着一颗蓝宝石。小雪一看很像,就取出放在指头上,左看右看。他戴什么手指?

“在左手边。”

“哪个手指?

小雪一张嘴,突然醒了,耳垂有点热。

他们的婚礼在第二年的情人节举行。那天他穿了一件白色的梦特别娇的西装,系了一条橙色的领带,看起来很帅。他拿小雪说:“有些人一辈子做生意都没赚过钱,甚至有些人因为丢了钱跳楼,有些人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到了富有。”他取得了一点成功,这算不了什么。重要的是我嫁给了一个白领。”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