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坐车跟姐姐那个干 黄文高干

晚上八点,离清雅园不过三四条街的落日武馆开始亮起门口标志性的大红灯笼,表示已到闭馆时间。

落日武馆整体是个狭长型的建筑,有点和江安的岳龙武馆相似,从正门进去,经过足有百多米的径深,才到武馆的最末端——另一条街道的街面上。整个武馆邻接两条街道,而且不像左右的建筑物都是多层甚至高层,算是附近区域中的奇葩。

这时在武馆正中一进院子内,萧扬和秦婉儿在院中的一间大屋中坐定,静听隔桌而坐的风凌岩带点感叹地说着话。

“派系之别,我风凌岩从来不想掺杂,但是正因为我的拒绝,才有了这样的祸端。”风凌岩颇有点英雄迟暮的意味,“要是早二十年,天宗首场要敢惹事,我早抄家伙上门踢馆去了,哪会像今天一样忍气吞声?”

在来的路上,萧扬已经听风明思大概地说了情况。原来隋冬此人是来自“四馆六道场”中的天宗道场,是场主慕少风的师弟。而天宗道场这次敢对风明思设计,则是因为向来已久的派系之争。

整个燕京的武术界,大概可以分为两种情况。其一,是依附于权贵高官,以求增强自己在本地的竞争力;其二,就是自由散漫,不受限于任何外人。

而在这之中,第一种又大概可以分为两个派系,其中之一,就是像天宗道场这样的,依附于“政坛皇帝”封进。

坐车跟姐姐那个干
黄文高干

封进这个人从还没发迹时,就很注意结交社会上的各类朋友,包括像天宗道场这样的武术馆场。而另一方面,天宗道场想要更好地发展,当然离不了政府的扶持和发展,这种情形下,和封进这样的人结盟,就变成了它快速发展起来的捷径。否则以它才建馆不到十年,哪能和风凌岩的落日武馆、翁北来的含风馆等老资格的馆场并称?

听到这信息时,萧扬心中已大概地有了数。

像封进这样的人物,有很多事是不便自己动手的,就需要借助于可靠的外人,天宗道场就是这样的对象。

不过风明思说出的中另一个派系,却让他大吃一惊,赫然就是秦婉儿她老爸!

但相比之下,秦爸这边的派系结盟,就有点情况复杂了。其中,有像天宗与封进一样,靠利益结盟的对象,但更多的,是靠彼此信念和情义牵系,所结成的同盟。

秦爸天怀公从小时候就是武术爱好,包括腾岳、风凌岩和翁北来等武术界的名宿在内,都跟他有很深的交情。而后来由于和封进有过几次冲突后,秦家开始注意这个人的动向,发觉他在拉拢和培植武术界的得力帮手后,秦爸才开始着手于同盟的建立,老友们以及武术界的新兴馆派,都是他拉入的目标。

就是在这种情形下,封、秦两派渐渐形成。最终到了现在,以四馆六道场为代表的燕京武术界,两派几乎平分局面,把燕京武术界、甚至于燕京以外的不少武术单位都分摊了。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