棒子文章网棒子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坐车跟姐姐那个干 黄文高干

萧扬一边听着这些信息,一边在心内迅速事理,疑惑渐生。

封进拉人合情合理,但秦爸这么做等于跟封进对着干,他跟后者又没仇恨,干嘛这样?

不过同时他也有点明白过来,秦婉儿让他帮风明思,恐怕不只是想为他自己拉关系那么简单。但那不是因为因为落日武馆和秦爸有关联,因为稍后萧扬就从风明思口中听出来,落日武馆乃是属于自由派,不受任何一方约束,纯粹是靠风凌岩本身的武术界泰山北斗地位,才有了今天的辉煌。

“风伯伯,现在天宗道场这样欺上门来,您要是再忍下去,他们说不定就真的上门踢馆来啦!”秦婉儿听着风凌岩的感叹,蹙眉说道,“你该知道,我爸他一直等你给他答复的。”

听到这里,萧扬不由一愕,随即恍然。

落日武馆是独立,结果引来了封系和秦系两方的拉拢。封系拉拢不成,就想用卑鄙手段,而秦婉儿则是趁着这机会想打人情牌和利用环境压力,让风凌岩投向秦家。

想到这里,萧扬不禁心中苦笑。

自己还想着秦婉儿是为了自己,原来是另有内情。

这时风明思含怒道:“爸!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天宗道场再这样下去,我绝对不会再忍!”

风凌岩板着脸道:“不行!逞一时之快,惹来一世麻烦,你就是我落日武馆的罪人!”

坐车跟姐姐那个干
坐车跟姐姐那个干

萧扬听着两父女对话,不由挠头道:“两位,咱们还要不要吃饭?”

两父女均是一愣,看向桌面,早已经摆好的半桌家常菜静静放着,都快凉了。

风凌岩歉然道:“抱歉,是我说多了。来!婉儿,萧扬,不要客气,现在开始不谈这些烦人的事!萧扬你不是能喝酒吗?来,陪我喝一杯!”

萧扬欣然道:“那就却之不恭了!”

晚上十点,萧扬和秦婉儿才从落日武馆离开,坐上出租车后,萧扬有点好奇地问道:“我记得你一向很讨厌家里那些事的,怎么今天这么积极,要帮你爸拉人?”

秦婉儿白了他一眼:“萧大脑袋这么聪明,还用我多说吗?我对封家没半点好感,遇到这种事,当然要跟他们对着干啦!”

萧扬愕道:“你讨厌封家?”

“你这么快就忘了?我可没忘记!封离那家伙居然找人来跟你作对,难道我还要对封家感激涕零?”秦婉儿娇哼道,“这要是在江安,我早上去把那个姓隋的铐起来啦!”

萧扬这才恍然,一把搂住秦婉儿,笑道:“我老婆这么体贴,看来以后我得加倍对你好才行。”

说笑意到了碧枫巷,秦婉儿下车后,转身对仍在车内的萧扬道:“我自己进去就行了,这地方安全得很。对了,明天的比赛我有点事,可能去看不了,你要加油哦!”

萧扬笑着点头,看她走进巷子、进了她家后,这才让司机折向回武协。

夏天的柠檬 ,有点酸

首页